納粹是怎麼煉成的#2- 共產主義的幽靈

德國一戰後的屈辱、恐懼與憤怒 | 歷史

一戰戰敗後,德國天下大亂。柏林日報總編輯形容皇帝遜位「就像一場突如其來的猛烈風暴,一場革命中的革命將帝國政權從頭到腳、從裡到外完全推翻。」工業重鎮魯爾河畔罷工四起,共產黨人在巴伐利亞奪權,柏林也山頭各立。出生貧寒的溫和社會黨人艾伯特組成政府,但他的權力並不穩固。

一九一八年平安夜,駐紮柏林的激進左派「人民海軍支部」拒絕縮編的命令,還抓了軍隊指揮官作人質,隨後與政府在舊皇宮前血戰。數日後,激進社會黨人召集反政府的大罷工,一群武裝示威者佔領了報社與火車站。革命在即,自稱「獵犬」的古斯塔夫·諾斯克接掌軍隊,準備鎮壓。

諾斯克召集退伍軍人與右翼學生成立非正規的「自由兵團」。慘烈的戰爭徹底轉變了這些人,一位加入自由兵團的老兵日後在回憶錄寫到「他們一告訴我們戰爭結束,我們便笑了開來,因為我們就是戰爭。」

這些軍人仍因遭大後方的背叛怒火中燒,更將社會黨人的起義視為報「背後一刀」之仇的機會。沒上過戰場的青年對戰爭充滿浪漫幻想,為了證明自己的戰士氣質,他們往往更加狂熱,也更加殘暴。

一九一九年一月十一日,自由軍團橫掃混亂的柏林。兩百人在巷戰中喪身,四百人遭逮捕,共產黨領袖遭私刑槍殺。三月初,柏林的罷工與混亂仍未平息,諾斯克下令射殺所有有武器的人,自由軍團趁機四處殺戮,飛機還丟了幾顆炸彈,造成上千人死亡。自由軍團在柏林遊行,慶祝擊敗共產勢力。

儘管血腥,德國的政局穩定了下來,東方的俄國卻在同時成了人間煉獄。與德國停戰後,列寧率領紅軍與效忠沙皇的白軍展開慘烈的內戰。他用秘密警察肅清異己,空襲不肯交出糧食的農莊,還用毒氣對付不服從的農民。戰火蹂躪田野,也徹底摧毀了俄國年輕的工業。數百萬人在飢荒中死去,知識分子在莫斯科活活餓死;七百萬名孤兒無家可歸,以乞討賣淫求生。

隨著難民逃到歐洲,俄國慘劇先是口耳相傳,後又印成報章。布爾什維克被畫成咬著染血匕首的骷髏,散播道德淪喪的病毒。上流社會陷入恐慌,日後的英國首相溫斯頓·邱吉爾對選民說到「文明在一大片地帶消失殆盡,布爾什維克有如兇猛的狒狒,在城市的殘骸與受害者的屍體間跳上跳下。」

共產主義的幽靈無形,恐懼卻需要實體投射。猶太人不僅背著貪婪吝嗇的渾名,更始終被指為「殺死耶穌的兇手」。到了二十世紀,沒有國族的猶太人成了民族國家中的異類,更貼合共產主義的無國界主張。更不幸的是,馬克思確實是猶太裔,布爾什維克黨高層也有許多猶太人。

過去的仇恨與新來的恐懼一拍即合,人們開始指責猶太人是紅色恐怖的幕後黑手,計畫顛覆社會秩序,奴役善良的基督徒。

不詳的序曲在大戰結束時響起。一九一七年,烏克蘭民兵屠殺六萬名猶太人。一九二零年,遙遠的西伯利亞村莊,大勢已去的白軍凌虐猶太平民。一位士兵在日記裡寫道「我看到軍官拿著剃刀走進房子,建議一位女孩在他的部下強暴她前自殺。女孩含著眼淚感謝他,抹開了自己的喉嚨。」

故事 Story Studio 專欄作者,寫經濟、歷史、和腦子裝不下的隨想。離不開地穴就點枝蠟燭吧。此站已停止更新,2021後新文請見方格子: https://vocus.cc/user/@candleinthecave

故事 Story Studio 專欄作者,寫經濟、歷史、和腦子裝不下的隨想。離不開地穴就點枝蠟燭吧。此站已停止更新,2021後新文請見方格子: https://vocus.cc/user/@candleinthecave